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不要政府给的10万块,还免费发口罩:日本黑社会真是一群义士?

2020-05-29 17:15:07 来源:正解局   阅读量:11.91万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侠士义举?

正解局出品

日本政府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向每个国民派发10万日元(约6500元人民币)。只要有日本户口,都能拿到这笔钱。

不过,日本有群人却很“硬气”,表示坚决不要政府这笔钱。

他们就是:日本黑社会。

他们给出的理由大都是:

黑社会都需要领救济金,传出去还怎么混?

还有帮派表示,不光不会领这份救济金,还要自掏腰包和大家共克时艰。

消息传到中国,一些自媒体“嗨”了起来,表示日本黑社会盗亦有道,黑而不社会,遵循侠道精神,不拿群众一分一毫……

甚至,还有人说黑社会是“日本栋梁”。

看到这我就笑了,日本黑帮要是知道自己在隔壁被宣传得像个慈善组织,估计要被同行瞧不起了。

真实的日本黑帮,是怎样的?

01

免费发口罩?原本是想发国难财

关于日本黑社会,最近还有个让很多国内网民感到吃惊的事情:免费派发口罩。

真是这样吗?

其实,新冠疫情爆发后,日本黑社会也盯上了口罩生意:从中国大量进口口罩,然后,转手卖给那些弹子房、酒吧、夜店。

这就是我们之前说全日本都买不到口罩,为什么弹子房还可以免费发给用户的原因。

这些口罩卖给这些店铺的价格是一个200日元(人民币13元出头),一盒(50个)一般能赚到10000日元(人民币658元)。

全日本正规店家口罩难求,但黑社会却货源不断,赚得盆满钵满。

但好日子没过多久,日本内阁会议就决定,严查口罩倒卖行为,违者面临1年以下徒刑或者100万日元以下的罚款。

黑帮就是重点关注对象,所以,这条财路没多久就被政府给断了。

口罩禁止投机倒把

这条路行不通之后,日本很多黑帮干脆把屯的口罩免费送给身边的朋友,还向一些养老院免费提供口罩。

一位日本住吉会的黑帮大佬接受采访时说:

前两天一家照料组织(养老机构)的人问我有没有1000个口罩,如果100日元/个的话,2000个也要。于是我二话没说送了2500个口罩过去,而且分文未取。

所以,近些时间,口罩又出现在了日本的街头巷尾,而且价格还便宜了不少。

这算得上是,日本黑社会为日本抗疫“出了一份力”。

本日购买没有限制,中国生产的口罩2200日元/50个

02

老大的地位,需要日本长刀来奠定

日本黑社会真是这样慈眉善目吗?

那还要从它的历史说起。

在日本,黑社会有很多不同的叫法,官方叫做“暴力团组织“,而民间更常称呼他们为ヤクザ(YAKUZA)。黑社会自己则认为自己是“任侠团体”(还有些古风)。

日本黑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江户时代。

那时候,一群社会青年精神小伙开设赌场或者在庙会卖点东西,久而久之形成了团伙,立下了帮规,难免打打杀杀。

不过,现代意义上的日本黑社会那还是比较晚的事情了。

下面,就说说日本最大黑社会山口组的历史。

山口组的标志性家徽

山口组第一代老大叫山口春吉,和黄金荣、杜月笙基本是同时代的大佬。

他最初是一个种田农民,后来到神户港,混成了一枚小工头,为本地黑帮大岛组效力。

山口春吉敢打敢杀,没过多久就带着50个精壮的装卸小兄弟,创立了山口组。

为了稳妥,他们仍然挂靠在大岛组门下。

龙生龙,凤生凤。山口春吉的儿子山口登,子承父业继续干黑社会。

之前他老爹时代,山口组挂靠大岛组,所以,每年进贡。

山口登在任时,碰上经济形势不好,就不想再进贡了。

大岛组当然不同意,还下了追杀令,但山口登死里逃生。

捡回一条命的山口登一看,日子不好过,还是要拓展新的收入来源才行,于是把事业拓展到了娱乐圈。

除了在各地办公开演出,还揽下日本国技馆安保的活,并为日本最大的艺人经纪公司吉本兴业进入东京做了担保。

俗话说,一个家族的兴旺,至少需要三代人的努力。

山口组也一样。

山口组后来出现了一个狠角色:田冈一雄。

刚加入山口组不长时间,他(那时还算是临时工)就被派去解决和工会的冲突。

他手拿日本长刀,砍瓜切菜般把工会会长砍成重伤,自己也被捕入狱。

短短1年后,田冈出狱,正式成为山口组成员。

没过多久,又因为斩杀同组组员再次入狱服刑8年,1943年田冈减刑两年,提前出狱。

几次“血战”奠定了田冈的地位,他后来便成为了山口组第3任老大。

这之后,日本黑帮才真正迎来发展。

狠人田冈一雄

03

政府纵容,黑社会的黄金时代

到了二战后,美国人接管日本。

美国人开始压根没把日本人当人看,日本政府也软弱到不行,很多在日本的朝鲜人也强横起来。

1945年12月,有超过50个朝鲜人冲进神户市生田警察局,对着警察就是一顿暴揍,并用手枪、日本刀、匕首等把警察软禁了起来。

侥幸逃脱的日本警察,找来了美军驻日部队才解了围。

事件的起因是,之前警察阻止了7名朝鲜人持枪抢劫,结果就引来了朝鲜人的报复。

1948年4月,静冈县滨松市,在日本的朝鲜人公然贩卖违禁品。

当地警方在捉拿朝鲜人的过程中,被攻击负伤。

这时候,本地黑帮出面救出了警察,并送往医院,还安排人员执勤,防止朝鲜人报复。

1950年发生的朝鲜人冲突

所以,日本政府也就对黑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希望他们出面维持地下的规则与秩序。

其实这套路和当年慈禧鼓动义和团差不了多少。

有了政府暗地支持,日本黑帮势力迅速扩张,鼎盛时期成员超过18万人。

回到山口组。

没几年,朝鲜战争爆发。

田冈很有经济头脑,顺势成立了甲阳运输株式会社,专门给美军运输补给物资。

大发战争横财后,黑社会也开始穿上了西装,梳起了油头,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

田冈还扩大了娱乐事业,成立了明星经纪公司:神户艺能社。

甚至还挖掘、培养了一大批国民级别的明星艺人:有曾被首相授予国民荣誉赏的美空云雀,还有电影明星高田浩吉。

就连有“日本春晚”之称的红白歌会,前身也是山口组创办的民办二十大歌手演出。

高仓健就曾经两次在电影中扮演田冈一雄本人,田冈还去片场探班,两人算是非常不错的朋友。

当然,并不是谁都像高仓健一样给黑社会面子。

曾和高仓健一同主演黑帮电影的日本著名演员鹤田浩二就拒绝了山口组的演出邀约,结果他在旅馆门口遭到了山口组组员袭击,身负重伤。

在黑帮操控下,各种任侠电影也有意无意地对黑社会进行包装,让人产生一种印象,认为黑社会也是一群替天行道、行侠仗义的人。

到了196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

股票价格和地价也是一飞冲天。

有了前期积累的资本,山口组也开始操纵股价,股票挣得盆满钵满后,又开始搞地皮。

当然,打打杀杀是黑社会的看家本领。

日本飞速发展,自然少不了拆迁、建设。所以,拆迁就成了黑社会的另一个“主业”。

据说,当年为了对抗黑社会骚扰,成田机场的钉子户都自备汽油弹,可见黑社会有多凶狠。

白道的钱要挣,黑道的钱自然也不能放过。

毒品、枪支、人口,没有日本黑社会不敢卖的东西,收保护费更是家常便饭。

福冈是日本黑社会活动最活跃的地方,福冈县面积4972平方公里,还不如重庆市主城区面积大,却活跃着5个以上的著名黑社会组织。

尤其是上世纪80—90年代,福冈县黑社会非常猖獗。

一位在福冈北九州市经营小酒馆的老板回忆道,黑社会进店后就大喊大叫,“开店也不跟我们打招呼,你们的店出事也无所谓么!”还一通乱踹。

禁不住骚扰的店家,只好每月定期上缴10万—20万日元(6600—13000元人民币)的保护费。

黑社会甚至还有火箭炮

04

他们从来都不是任侠义士

写这篇文章,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国内有很多文章,不停讲述日本黑社会的“义举”。

比如,有文章会说,在阪神大地震、熊本大地震的时候,山口组都第一个开着直升飞机冲到灾区进行救援。他们扎起帐篷,给灾区的灾民分发食物,发放毛毯,一副做好事不留名的样子。

确实在政府救援没到位的时候,他们一定程度上救助了绝望的灾民。

但山口组可有着自己的盘算。

他们是觊觎灾后重建的庞大建筑工程。

灾后疏通道路,建筑垃圾清理,重建家园需要有大量的工程落地。

对于山口组来说,救助灾民不但提高了自身的形象,又方便了后期拿下工程施工权,可谓一石二鸟。实际上,日本黑社会在建筑行业的渗透一直很深。

原兵库县刑警飞松五男曾说:黑帮所作的一切都是有目的要回报的,这才是山口组的传统。

神户山口组组长井上邦雄组织分发食物

再比如,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事件后,大批核电站员工逃离。

当时只有50个人留在了辐射最高的核电站抢险,外界称赞他们是“福岛50勇士”。

不过,后来媒体爆出福岛50勇士中,有好几个是黑帮派来的人。

当然,这些人并不是不怕死,而是借了黑社会高利贷,没钱还债,只能被黑社会抓去灾区赚钱。

因为,当时福岛核电站的日工资开到了20万日元/天(13000元人民币/天)。

“谁来都是送死,没人稀罕这份工作。”

一名前黑帮老大也承认,一直在给核工业招募员工,这是肮脏、危险的工作,只有无家可归者,债台高筑的人才会用命去干。

还有人说,日本黑社会不招惹普通人,甚至还怕一般民众。

但在2002年3月4日,27岁的神户商船大学就读的一个学生,就因为在人群中多瞅了一眼,就被山口组旗下西胁组组长殴打,自己打还不过瘾,又叫来了3名小弟殴打长达3小时,过后抛尸荒野。

法医在尸检过程中发现,受害学生的肋骨几乎全部被打断,头部脑震荡出血……

05

黑的,就是黑的

黑社会疯狂滋事,日本大部分民众忍无可忍。

反对暴力团的游行

实际上,日本政府也很早就认识到,放任黑社会发展,可能会带来不少恶果。

所以,日本政府开始打击黑社会(这虽然有点卸磨杀驴的味道)。

日本推出《暴力团对策法》,建立黑社会的“黑名单制度”。

像收保护费这种事情,民众就可以向警方控诉,一般企业也不再敢和黑社会背景的企业、个人做生意。

2010年,福冈县在日本第一次实施暴力团排除条例(如今在日本全国基本上都落地了)。

黑社会成员不能开设银行账户,不能用自己的名义租房,不能办理信用卡交易,只能支付现金,哪怕脱离社团,5年之内,以上限制措施同样有效。

2014年,日本警方又对黑社会进行围剿,从领导层削弱工藤会的实力,当年9月围绕前渔业协同组合会长被杀一案,警方以杀人罪名逮捕了工藤会的老大野村悟以及多名头目。

福冈县警察更是将歼灭黑社会,作为三大重点目标之一。

所以,如今日本黑社会衰落得不成样子。

2020年4月,日本警察厅发布的资料显示,目前六代目山口组、神户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等日本主要黑社会组织成员只剩下20400人。

规模已经大大萎缩。

日本目前几大暴力团人员构成

但,黑就是黑。

即便日本黑社会有再多“义举”,也不能洗白。

就像日本一个黑社会小头目所说:

黑社会之所以是黑社会,正是因为他们持强凌弱,有人说黑社会也有好人,我是不相信的。因为,他绝对是做了足够坏的事情才有了今天的位置。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工业 / 股票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解局

353 文章
1785.14万 阅读

正说时势,解码财经,洞悉全局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