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唐军:褪去“阳光”

乐居财经  2020-05-21 15:32:00  阅读量:13.89万



撰文 | 李奕和
出品 | 乐居财经


“掌舵”阳光股份(000608.SZ)23年之久,唐军的时代结束了。
5月18日,阳光新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股份)公告称,因公司控制权变更,唐军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同时申请辞去第八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与薪酬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
据了解,唐军目前持有阳光股份股票5.84万股,其中高管锁定股数4.38万股。辞职后,唐军将不在该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阳光股份的控制权变更,发生在今年4月28日。该公司当时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TD. (简称“EPDP”)将全部持有的2.18亿股股份转让予京基集团,占阳光股份总股本的29.12%。
转让完成后,京基集团与阳光股份的四年拉锯战终结。京基集团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而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名正言顺成为阳光股份实际控制人。这也预示着,阳光股份正式终结了无实际控制人的历史。
因丧失控制权而主动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在不相信眼泪的商业战场中,唐军此举让人唏嘘。这位长期以来在阳光股份这块“无主之地”背后,默默掌控一切的资本强人,在2018年辞任首创置业(02868.HK)执行董事兼总裁。随着其退出阳光股份董事长职务,如今,阳光股份的唐军时代也结束了。
首创时代的高光
唐军,1982年合肥工业大学取得建设工程学士学位,曾任职于北京市发展计划委员会投资处,曾任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处处长。其在地产行业逐渐为外界所熟知,得从在2002年12月任首创置业董事会执行董事兼总裁时说起。
由于学建筑出身,唐军对高楼大厦有着浓厚的兴趣。在北京市发展计划委员会投资处工作五年后,1991年,唐军参与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
在政府部门的这段工作经历,唐军不仅学到了学校期间教科书上没有的东西,也学会了如何跟国际知名的大企业打交道。他从这些大型公司中学到了一点,就是在管理和用人方面做到极致。
他曾经总结过自己做大房产公司的三大定律:与巨人同行、与跨国公司合作、与能人合作。正是这段经历,让唐军在往后治理一家公司时如虎添翼,受益匪浅。
唐军对人才的寻找可谓执著。
1994年,他加盟北京阳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995年,这家公司在他的加入后开始走向市场化。当时,在所有公司员工均是“终身制”的时候,唐军给他们发了辞退信,所有员工重新竞争上岗,这样做的目的只为筛选出优秀的人才。
这种人才市场化的作风,在他担任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后依然有所延续。
也许正因为建筑工程出身,唐军对房地产开发有自身前卫和独到的眼光。早在2005年担任首创置业总裁时,他就强调,首创置业一直希望扮演着地产营运商的角色,或者说始终朝着国际级的地产营运商而发力。
在当时绝大部分房企都遵循拿地、设计、盖楼、销售四大开发条律的时候,唐军已经指出,不能用现在的眼光去看待公司,而是要用超出现在5年到10年的时间去看,这样公司才会不断地发展。
这种房地产公司的经营理念,为往后首创置业大型综合性房地产营运商定位奠定了基础。而在他的带领下,首创置业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房地产公司,成长为国内房地产市场的领军企业之一。
2018年4月,唐军因退休辞任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及相关职务,44岁的钟北辰接过其总裁的权利棒,成为首创董事会里最年轻的一位。当年,首创置业已实现销售706.4亿元。2019年,首创置业签约金额808亿元,签约面积316.3万平方米。
唐军具有多重身份和角色,除了曾在体制内任职、具有官员身份,其还曾任华远地产(600743.SH)董事,但其为外界所熟知的,还是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这个身份。
受争议的双重角色
唐军最受外界投资者争议的,是其担任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期间,又在阳光股份任董事长的双重角色。事实上,虽然阳光股份在房地产市场的影响力远不及首创置业,但唐军与阳光股份的渊源要更为久远。
早在1995年10月至2004年5月期间,唐军就开始出任北京阳光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总经理;1997年9月,北京阳光控股广西虎威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阳光股份”)通过借壳实现上市,唐军开始任阳光股份董事长。
此后,阳光股份经历转型、甩卖资产、自救、股权之争等事件,都与唐军这位关键人物,紧密捆绑在了一起。
2002年11月,首创置业成为阳光股份第一大股东。正是这一年,唐军被委任为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2003年中旬,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下称“GIC”)成为首创置业的第二大股东。
出于对同业竞争的考虑,当时的首创置业总裁、阳光股份董事长唐军撮合了GIC和阳光股份与。于2007年5月,GIC以29.12%的持股量成为阳光股份的第一大股东,阳光股份也成为内地首家由外资控股的上市房企。
GIC入股后,阳光股份被定位为商业地产运营商,并以“类凯德”的模式进行培养。得益于GIC的助推,阳光股份迎来短暂的巅峰时刻。
2010年,其在全国10个城市持有和管理商业项目25个,总规模达150万平方米。当年的营业收入也高达30.42亿元,创造了阳光股份营收的历史最高值。但随后,阳光股份开始走下坡路,营收一路走低,甚至出现亏损状态。
至2015年8月,GIC和阳光股份分手,其附属公司将持有的29.12%阳光股份以及相关股东贷款以9.828亿元的等额美元转让给领大有限公司。
2002年到2015年间,阳光股份大股东经历了首创置业、北京燕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燕赵)、GIC和领大有限公司。
领大公司作为其第一大股东,通过EPDP间接持有阳光股份。问题的复杂性在于,领大公司股权结构复杂,并无实际控制人。而唐军等阳光股份管理层通过间接持有领大公司部分股份。
这正是阳光股份的问题所在。
长期以来,无实际控人的阳光股份一直被认为由幕后的唐军一手掌控,后者成为颇受投资者争议的人物。近年来,阳光股份经历了股权、董事会席位争夺,以及公司多次重组无果,都被认为是与唐军不想放弃阳光股份控制权有关。
唐军“解甲归田”
阳光股份与京基集团之间的故事,要发生在更后面一些。
2016年夏天,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委派时任京基集团审计部经理的龙英对阳光股份的尽调工作,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成都这些阳光股份的布局重镇。双方开始了重组的首次商谈。
2017年,阳光股份曾尝试以现金方式,购买京基集团旗下“京基百纳”100%股权。但在当年12月,因标的资产相关证明文件尚未完全取得,且双方对标的资产的估值及核心交易条款存在分歧,这笔收购无疾而终。
2019年3月,京基集团将目标瞄准了阳光股份的控股股东之位,企图通过大股东EPDP直接控股阳光股份。这期间,除了京基集团以外,包括中信、旭辉(00884.HK)都与阳光股份有过交易,企图争夺阳光股份的控股权。
最典型的例子,是旭辉旗下子公司上海永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永磐)对阳光股份的举牌。2016年,该公司两度举牌阳光股份,持有12.25%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2019年阳光股份的一场股东大会中,旭辉曾表达了谋求进入阳光股份董事会的诉求,将自方的3名非独立董事、2名独立董事置入阳光股份。然而,该诉求最终遭否决,旭辉吃了“闭门羹”。
直到今年4月28日,阳光股份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EPDP将全部持有的2.18亿股股份转让予京基集团,占阳光股份总股本的29.12%。京基集团与阳光股份的四年控股权拉锯战,最终以京基集团的胜利而结束。
经协商,股份转让总对价为14.41亿元,相应标的股份单价为6.6元/股。所需资金全部来自于京基的自有资金。
转让完成后,京基集团成为阳光股份控股股东,而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名正言顺成为阳光股份实际控制人。这也预示着,阳光股份正式终结了无实际控制人的历史。
5月18日,因公司控制权变更,唐军申请辞去阳光股份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及相关职务。辞职后,唐军将不在该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作为阳光股份背后备受争议的人物,唐军在2018年因退休辞任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兼总裁。而随着其在阳光股份董事长职务的退出,如今,阳光股份的唐军时代也结束了。

文章来源:见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唐军:褪去“阳光”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财经 / 工业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乐居财经

1.43万 文章
12.78亿 阅读

专注于泛地产行业的金融、市场、企业新闻。

+ 关注

最近更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