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深圳这家地产商,救活了曾经国内前三的手机巨头...

2020-05-16 22:20:09 来源:乐居财经   阅读量:14.32万

文 | 涂梦莹

从“乐视系”变为“京基系”,昔日手机巨头被深圳地产商复活。有人说,原来房地产才能拯救实体经济... 

两年前,还在乐视控股下的酷派没有想到,在被转手后的日子里,还能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近日,酷派官网悄然发布了新款手机海报,是一款名为酷派炫影N11的4G手机,虽然没有透露任何购买渠道的信息,也引起了一阵业内关注。

作为曾经的国产手机巨头,手机行业里的“中华酷联”,就像早年地产商中的“招保万金”,一度是所在行业招牌代表。
只不过,对比中兴、华为与联想,酷派近几年几乎是声销迹灭。

直到前不久,酷派发布了最新一年的财报。

公告显示,2019年全年酷派取得营业额18.58亿港元,同比增长45.50%;净利润1.12亿港元,终于扭转此前连续几年大幅亏损的状态。

而这背后,不得不提一家深圳本地房企——京基集团。

将时间回溯到2018年1月,乐视公告透露,将其持有的酷派17.83%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成交价8.08亿港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接盘者”威日创投是深圳著名地产商,京基集团二公子陈家俊控股公司。彼时,酷派曾一度净利润亏损高达90 %。

对此,业内颇为不解,一家盖房子的竟然要拯救一家卖手机的。并且,还是日渐亏损到濒临破产边缘的手机企业。

随之,便有内幕消息透露,酷派集团手中其实还有“筹码”,就是地产商最爱的优质土地资源。

这样看来,或许也不难理解了。
初创于1994年的京基集团,如今旗下涵盖了包括地产开发、科技智能、金融投资、商业运营、文化教育以及餐饮经营等业务。

在早期,京基也只是区域性地产公司,直到2004年,才由单一住宅地产开发公司一跃成为多元化的大型集团。

2011年4月,京基地产在深圳建成了一栋高度达441.8米的大厦,就是日后被深圳人所熟知的京基100。

耗费近五年时间打造,京基100一度超越深圳最早的地标地王大厦,成为深圳第一高楼,直到被平安金融大厦替代。

跟很多地产创始人的轨迹相似,京基集团的创始人陈华最早也为建筑工人出身。

80年代初期,家境清寒的陈华与其弟陈辉从广东辗转自海南打工,在工地做着搬水泥、提灰桶的工作;

半年后的1985年,刚满19岁的陈华离开海南到深圳,开始在老乡的建筑工地上干活。

由于年纪小,工地上的活也不多,陈华一个月挣下的钱也仅能维持温饱。直到一年后,陈华意外拿到一项有近10万元工程的承包项目,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原始资本积累。

在创立京基集团的前一年,陈华找到了合作伙伴开发住宅项目,位于福田梅林金梅花园项目因此应运而生,也使陈华正式踏入了房地产开发行业。

此后,陈华带领京基地产开发了众多住宅项目,打造出“碧”、“御”系列住宅项目,从碧荔花园、碧华庭居、碧海云天到御景华城、御景东方、御景印象,京基如愿在深圳地产市场取得了一席之地。

如今,京基地产也早已进驻全国各地,住宅项目开发面积超过百万平方米。

2014年前后,陈华曾被爆出陷入调查风波,并于较长时间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据当时财新网报道称,陈华前后多次被广东省纪委带走问话,所牵连的是深圳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蒋尊玉违纪案。

直到时隔近一年后,陈华现身于深圳市工商联(总商会)主席会议,并公开发表讲话,才逐渐回归于公开场合之中。


回归后的陈华,加大了京基对康达尔(00048.SZ)的控股权争夺,一度引起业内广泛聚焦。

当时,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一场其蓄谋已久的敌意收购,甚至有翻版 " 宝万之争 "的意味。最终,京基以取得对康达尔71.5%的实际控制权,结束了这场股权之争。

据相关报道透露,京基与康达尔的股权纠葛,实际历时长达六年之久。此前,京基从2013年便开始相继提出行使股东权益、罢免管理层、撤换董事会等要求。

2020年4月8日,康达尔公告称变更公司名称,证券简称正式更换为“京基智农”,发展战略以农业为核心,不再新增其他房地产项目。

如今,京基集团旗下,除“京基智农”上市平台,还有“京基金融国际”(01468.HK),前身为英裘控股,也为资本操作而来。

近些年,陈华相较以往明显较为淡出外界视野,而逐渐走向台前的是陈华的两个儿子。

现任京基集团副总裁,时年32岁的长子陈家荣,毕业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公开资料显示,陈家荣曾2012年前后,供职于平安证券投行部,并担任业务经理;2014年,陈家荣进入京基集团轮岗实习,出任集团的总裁助理等职。

或许是此前有过证券投资的经验,陈家荣投资创办京基实业,并将主营业务设为证券交易与投资控股,积极投身于资本市场中。

几年间,陈家荣并先后入股雷蛇、美图等龙头科技股,以及宏磊股份、壹账通等企业。

其中,2017年陈家荣以34亿港元大手笔投资美图,结果导致其浮亏高达30亿港元,一度引起业内热议。

而关于酷派集团股权收购,最早也是陈家荣的主意,直到其最后将部分股权转自弟弟陈家俊手中。

出生于1992年的陈家俊,毕业于南加州大学金融系,作为酷派的实际控制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

此前,陈家俊还曾担任京基商业副总裁及总裁。

资料显示,京基商业全称为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京基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专注于商业地产的投资、开发,提供全面化、系统化、专业化经营管理服务。

目前,京基商业运营管理项目包括京基100城市综合体、南山京基百纳广场、KK MALL(京基百纳空间)、沙井京基百纳广场、KK ONE(京基百纳时代)等,运营管理商业总面积达60多万平方米。


一直以来,京基集团都维持着颇为保守的“无贷款运营”模式,即保证现金流稳健的情况下,有规划的投入与发展新的项目,并不急于扩张。

因此,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自身的发展。

特别是规模相对平缓的同时,债务基本是呈现增长趋势。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2018年间,京基集团总资产分别为494.78亿元、538.89亿元、516.14亿元、666.84亿元;总负债则分别为296.69亿元、325.73亿元、319.01亿元、423.09亿元。

而京基业绩依旧平淡,赢利情况并未出现改善。2015年—2018年间,京基营业收入分别为95.69亿元、129.77亿元、85.19亿元、76.6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5.14亿元、8.54亿元、2.00亿元、-1.18亿元。

土地投资方面,京基更是较少出现于招拍挂市场,更多是通过旧城改造以转化新项目。

不完全统计,京基地产至今已在深圳拿下蔡屋围、水贝村、梅富村、长源村、珠光村、沙一村以及长源村旧改等10多个旧改项目。

相关资料预估,京基深圳旧改的建设总规模可达800多万平方米以上,货值或约超过4000亿元。

其中,最被广泛熟知的是深圳蔡屋围旧改,京基100也是由此而来。

2004年,京基地产与蔡屋围股份公司签署协议,将位于深圳城市核心位置的蔡屋围城中村近4.6万平方米的土地进行改造,但无奈中途遇上谈判纠纷,一度令京基付出了高达1700万元的赔偿款。

随之将近十年时间后,2013年8月,蔡屋围统筹片区又有新的地块纳入深圳城市更新计划,京基再次获得项目开发权。

最新资料显示,蔡屋围城市更新项目拆除用地范围面积约30.17万平方米,计容积率总建筑面积共267.67万平方米。主要包括蔡屋围城中村、清庆新村、晶都酒店、寰宇大厦等区域。

众所周知,城市更新项目普遍开发周期难,成本投入高,短期内难以获得回报。京基集团自接手蔡屋围旧改至今,旧改进程也仍较为缓慢。可以说,与其自身资金压力不无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京基集团的货币资金余额为59.29亿元。此前2017年,京基集团的货币资金余额为45.79亿元。总体上账面金额并不充裕。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京基集团成功收购阳光股份29.12%股份,成为其实际控制人。据了解,从有入主意愿到最终收购,京基耗费了近三年光阴,终究如愿以偿又多了一个新“壳”。

文章来源:新浪乐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农业 / 股权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乐居财经

1.42万 文章
12.66亿 阅读

专注于泛地产行业的金融、市场、企业新闻。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