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号首页 >  正文

猎豹傅盛,一年不如一年

2020-03-25 20:59:31 来源:蓝媒汇   阅读量:14.91万

截止目前猎豹移动的市值距离最高峰时,已经蒸发了94%

作者丨魏晓

编辑丨顾盼

来源丨AI蓝媒汇

猎豹傅盛没能证明自己。

一年之前傅盛曾在个人公众号上推送《傅盛持续创新的十大“金句”》一文,但却惨遭知名科技自媒体人质疑:公司都做没了,还整天不忘作秀。

彼时的傅盛很愤怒,极其不爽连骂脏话,表示公司很强大,却被傻逼说公司快没了。

这个曾一时喧嚣的口水战,背景是猎豹移动于2018年明显告别高速增长,新业务未能打开局面,股价从该年18美元的顶峰一路下滑,市值蒸发三分之二。

傅盛把外界的种种质疑,理解为对创新是极不宽容的。

只是市场在给傅盛一年时间后,猎豹移动的发展情况不仅依旧未能破局,反倒相较2018年更是下行了不少。

根据猎豹移动刚发布的2019年Q4及全年财报,2019年第四季度猎豹移动总收入为6.12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5.7%;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净亏损为8.212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则为盈利7.333亿元。

2019年全年,猎豹移动实现总收入35.8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8.0%。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14亿元,2018年净利润人民币11.669亿元。

不仅是营收下滑,更是由盈转亏。

资本市场上自2019年至今,猎豹移动的股价再度缩水64%,市值蒸发5亿美元。目前仅为2.84亿美元,距离其最高市值逾50亿美元,已经跌去94%。

就在昨日,美股交易实现了报复性反弹,道琼斯指数创下1933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包括中概股在内的全球科技股都实现了普遍上涨,而受财报利空影响,猎豹移动下跌3.32%。

面对刺骨的现实,傅盛也不再如以往般硬气。今年2月21日,傅盛在致全体员工信中写到,“公司遭遇巨大挑战,但这个困难是暂时的”。

不过信心总要有。

今日财报电话会议上,傅盛就打了一波鸡血:“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战胜这些短期困难,并在未来的几个季度里恢复增长。”

01

断崖式下跌,产品回归国内

根据猎豹移动的财报,其营收主要来自于工具应用、移动娱乐业务、AI业务。

其中移动娱乐业务是猎豹移动最大的营收来源,在2019年营收18.72亿元,较上年度增长5.2%,主要是受休闲手机游戏《砖块消消消》增长的推动。

工具应用则是猎豹移动的传统业务,在2019年实现营收15.73亿元,同比减少49.6%,主要原因是海外市场的移动工具应用营收下降、国内市场的移动工具应用营收下降,以及个人电脑相关营收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猎豹移动于2014年5月8日在美国上市,彼时主打的产品是旗下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这样的免费系统工具,盈利方式就是附加在这些工具上的广告。

这帮助了猎豹移动快速的崛起,并通过产品出海拿到了可观的广告收入。

但随着智能手机的系统生态越来越完善,再加上盈利层面对广告的过度依赖,近年来工具型应用的市场生存空间不断被压缩。且抗风险能力也相对脆弱。

由于猎豹移动在营业收入上严重依赖谷歌、脸书等大平台,据了解,其总收入的21.9%来自于谷歌,包括移动广告业务,以及用户通过谷歌渠道购买和消费的虚拟物品收入。

这意味着一旦谷歌等调整政策,猎豹移动则直接面临营收大幅度缩窄困境。

事实上,这已经在发生。

今年2月20日,Google Play以“广告不合规”的理由下架了近600款应用,其中包含猎豹移动的45款应用。受此消息影响,猎豹移动2月21日股价大跌,截至收盘时,股价跌幅16.94%。

也正因为谷歌的下架,且“能否恢复与Google的合作,短期内很难做出预计”,猎豹移动不得不重新调整战略。

根据傅盛所说,猎豹移动将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把猎豹海外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借此,在未来几个季度内,为公司构建稳健的中期增长引擎。

只是国内移动互联网红利早就消退,市场竞争一片红海的局势下,猎豹移动能否如愿或许更难。

02

AI未破局,机器人免费卖广告

在主业几无想象力空间的同时,傅盛不是没有动作。

2018年3月21日,猎豹移动在水立方举行了一场机器人发布会。傅盛以自己的纵身一跳,来诠释“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

那时的猎豹移动已经ALL in AI,那场发布会上,猎豹移动一口气推出了5款机器人。彼时的傅盛野心勃勃,他对着在场的人喊道 “机器人进化之路今晚只是一个开始”,并准备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打造成猎豹的第三条成长曲线。

但时隔两年后,这条成长曲线仍远未成型。

根据猎豹移动财报,Q4季度内,人工智能和其他业务收入为2830.5万人民币,同比下降33.9%,仅占总营收的4.6%。放到全年,人工智能和其他业务收入达1.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仅占总营收的3.9%。

不仅在单季度内未能保持持续同比增长,所占营收比重也是微乎其微,这就是猎豹移动ALL in AI多年后的现状。

同时还处于投入期。

Q4季度内,猎豹移动在人工智能和其他业务的运营亏损为1.18亿元人民币(161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为4890万元人民币,根据猎豹移动方面所说,这主要是因为增加了对人工智能相关业务的投资

且据了解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客户对猎豹移动的机器人产品和解决方案的需求增加,但这些业务短期内并不会为猎豹移动带来“可观的收入”。

就在目前,猎豹移动借助自身构建的AiM商场机器人大屏网络推出了“涅槃行动”,免费向线下商家提供价值上亿创新营销资源。不过从业内看来,此举公关意味明显。

不难判断,猎豹移动的人工智能业务距离破局,还有较长距离要走。即便如此,傅盛依旧对人工智能业务抱有厚望,“我们将继续大力发展AI业务,为公司构建长期增长引擎。”

复盘来看,在2019年,傅盛没能用漂亮的业绩回击市场的质疑。到了形势更严峻的2020年,他能吗。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上市 / 资本市场 / 投资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蓝媒汇

73 文章
11.58万 阅读

知名AI、互联网产业报道新媒体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