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号首页 >  正文

“东京奥运会延期”全解读|保险业暂逃10亿美元风险敞口!取消险索赔规模与中型自然灾害相当……

2020-03-25 20:44:01 来源:国际金融报   阅读量:14.72万

定了,东京奥运会延期!

3月24日晚间,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发布联合声明:同意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办,最晚不超过2021年夏天。

而像奥运会这样的大型体育盛事通常都会在申办成功后购买保险,以应对可能存在的各种风险,东京奥运会也不例外。

据慕尼黑再保险集团消息,该公司为东京奥运会提供了数额惊人的取消险产品,一旦取消就要承担高达5亿美元的理赔金。

另据再保险新闻(Reinsurance News)报道,瑞士再保险公司透露,若东京奥运会取消,它将面临2.5亿美元的风险敞口。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此次东京奥运会非取消而是延期,让保险业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活动未能如期进行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各项商业保险也难逃索赔。

针对东京奥运会的保障范围,目前尚未有准确的信息。但已有相关保险公司公开声称因为新冠肺炎的全球化危机,可能会承担东奥会推迟的相关赔偿。安达保险相关风控负责人告诉记者,“广义来看,所有其他与东奥会有经济利益的相关方,如果在2019年已购买取消险,并取得了传染病的相关保障,都有可能获得保险公司的相关赔付”。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

“躲过”10亿美元风险

疫情带来的蝴蝶效应,让保险业不仅业务无法良好开展、保单赔付支出增加外,大型体育赛事取消的风险,更是一记重锤,好在这次延期的消息无疑是一颗定心丸。

实际上,自疫情在全球蔓延开始,就接连有不少大型活动停摆,如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美国NBA职业联赛,而这次阴影笼罩到了日本奥运会。

记者了解到,一般大型赛事活动都会按照分散风险的模式,通过购买商业保险,利用其保障功能降低和化解举办风险,这其中就包括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运动员收入损失险以及为体育场馆提供的财产保险、公共责任险以及跟消费者息息相关的门票损失保险。

在全球经济关联没那么紧密之前,奥运会的承办是没有保险的。公开信息显示,2001年,为了控制财政风险,国际奥委会开始着眼于赛事取消或停办保险。

据《中国保险报》此前报道,国际奥委会首次购买赛事取消和停办保险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之前,由于担心雅典奥运会被迫取消,从而购买了17亿美元的保险。在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召开之前,国际奥委会则购买了15亿美元的保险。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奥委会购买了41.5亿美元的卖方利益险和赛事取消和停办保险。

此外,国际奥委会以及相关赞助商,甚至广播和媒体公司,旅游和酒店行业,也都会购买相关的保险来保障自己的利益。

若本届东京奥运会不是延期而是取消,这些分担的保险公司将同慕尼黑再保险一起,承受超过10亿美元的赔付额度。

据日本官方数据,日本政府已为奥运会投入126亿美元。赞助商方面,日本国内超过60家企业的签约金额超过30亿美元;仅来自金牌赞助商,已高达15亿美元。此外,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已支付14.5亿美元的奥运会转播费。可见,此次东京奥运会延期举办的决定,将会对主办方以及所有参与此次体育盛会的国家、电视、卫星转播、赞助、市场推广、场馆以及餐饮酒店供应商等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但比起奥运会取消,延期的结果看起来又好了很多。

安达保险相关风控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一场国际级的体育赛事牵涉各方利益,对东京奥运会来讲,从组织方、承办者、主办国日本当地相关商业投入方,到各个国家的赞助商、卫星转播、国家队的各类供应商,任何与东奥会有经济利益的相关方都有可能根据自己的投入或收入进行投保。所以狭义来讲,赔偿对象极有可能是国际奥委会及其相关被保险人;但广义来看,所有其他与东奥会有经济利益的相关方,如果在2019年已经购买了取消险,并取得了传染病的相关保障,都有可能获得保险公司的相关赔付。”

2

相关产品价格或调整

记者了解到,体育保险是一个大概念,活动取消保险只是其中一个保险产品。

安达保险特殊行业风险部亚洲区文体娱乐行业负责人、核保经理刘静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由于目前疫情还在发展当中,全球保险人因为新冠带来的冲击在这个单一保险产品是否会有更多的付出,目前还不好预计和评估。国际文娱行业的保险市场有各家保险公司参与,其中再保险公司参与度较深。

为什么是再保险公司?据了解,再保险公司也是一种保险公司组织类型,但再保不面向普通广大消费者,再保的客户是保险公司。也就是说,再保是保险公司的保险公司。简单来理解就是,保险公司也需要有人分担风险。这也就意味着,无论保险公司规模大小,卖完保单以后,都会向再保公司转手一部分风险。

国内规定,保险公司对每一危险单位,即对每一次保险事故可能造成的最大损失范围所承担的责任,不得超过其实有资本金加公积金总和的10%,超过的部分,依法应当办理再保业务。比如:一家保险公司的资本金是1亿元,那么如果单张保单(或单人累计)保额超过1000万元的,就需要把这笔保险业务与再保公司共享。

面对巨额赔付,刘静认为,整个国际国内保险行业尚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保险人也会利用国际风险市场中的其他风险工具进行风险分散和转嫁,例如风险债券等。她指出,通过这次危机,不论是保险人还是再保险公司都会及时调整产品及市场方案,长远来讲,反而会带动保险产品的开发和新的市场需求。

“保险人的专业就是经营风险,就取消险会否对保险公司产生重大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就我们所知,此次危机发生以后,各大保险公司的相关保险政策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重大改变。”刘静说,“由于疫情仍在继续进行当中,最终对世界经济以及承保人的影响还未可知,保险人会加强风险管理,预期相关保险产品的价格或有调整。”

3

损失与中型自然灾害相当

实际上,随着全球局势的总体稳定,以及赛事管理、设备设施的完善,承保大型体育赛事被保险业认为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历史上,奥运会延期或者未能正常举办的情况实属少见,整个奥运历史上仅仅出现过3次(1916年柏林、1940年东京和1944年伦敦奥运会),而且都是因为战争。但加上这次东京奥运会的话,奥运历史上未能如期举办的记录将变成4次,此次则是因为疫情而未能如期举办。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的赛事就算取消,对于慕尼黑这样的再保险集团来说,或许冲击有限。

据慕尼黑再保险集团消息,该公司为东京奥运会提供了数额惊人的取消险产品,一旦取消就要承担5亿美元理赔金。不过,慕尼黑再保险在3月20日发布的评估新冠病毒影响文章中称,慕再有能力承担这场流行病的经济负担。即便是200年不遇的全球流行病事件,保险索赔规模预计与财险中的中型自然灾害相当。

这一点也可以从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的年报中得到证实。2019年年报显示,在赔款中,2019年超过1000万欧元的重大损失总计达到31.24亿欧元,其中自然灾害造成了20.53亿欧元的损失。

而2019年自然灾害超强台风“海贝斯”使慕尼黑再保险买单了约7.8亿欧元,超强台风“法茜”则为约5.3亿欧元。

与此次预估的理赔金额大抵相当。

当然,如果连年遭遇大额赔款,对于公司也是不小的考验,好在慕尼黑再保险集团业绩表现良好。2019年,慕尼黑再保险财险及财险再保险业务利润为15.62亿欧元,保费收入为220.91亿欧元。股权总值为305.76亿欧元,公司偿付能力比率约为237%,2019年的年度股本回报率(ROE)为9.2%。

记者 唐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股权 / 债券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国际金融报

1402 文章
645.54万 阅读

人民日报旗下权威财经媒体,第一时间为您传递金融资讯,解读金融热点,评点金融趋势。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