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号首页 >  正文

香雪制药的烦心事:员工商贿 存货高企 王永辉何破逆风局?

2020-01-16 23:02:19 来源:铑财   阅读量:15.99万

导 读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岁末年初,身处南方艳阳的香雪制药,正在感受凛冽寒风。

子公司起火、盈利能力受拷、存货高企、应收账款猛增、供应渠道建设存疑等漏洞短板,让香雪制药凸显问题人设,何以至此呢?

作者:季墨

来源:铑财——铑财研究院

商业贿赂,是不少药企经营中的痛点问题。

2019年,一些知名企业也不能免俗。

比如,多年蝉联制药业销冠的扬子江药业,被爆是贿赂涉案常客;作假高手康美药业,四年五次行贿官员,贿金超700万;明星企业天圣制药,也因实控人刘群的巨额行贿等问题,带上了ST帽子。

2020开年,香雪制药也站上了问题风口。

图片来自网络

商贿涉案

2019年12月28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刘雄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湖北省宜昌中医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刘雄,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价值超600万元。

判决书显示,2012年至2018年,湖北天济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下称“湖北天济”)累计向宜昌市中医院配送价值5000余万元小包装中药饮片。公司法定代表人纪某,于2013年至2018年春节前后先后六次送给刘雄现金共计12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香雪制药通过股权受让方式取得湖北天济55%股权。自此,湖北天济成为其并表控股子公司。

据香雪制药2016年至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显示,湖北天济在上述三年间营收、净利润金额均列子公司首位,营收分别达到6.93亿元、7.79亿元、8.45亿元、4.73亿元,净利分别为0.64亿元、0.63亿元、0.69亿元、0.42亿元。

以2019年上半年为例,湖北天济实现营收4.73亿元,净利润4219.45万元;上市公司同期营收13.25亿元,净利润5590.28万元。

可见,湖北天济对香雪制药的重要性。

对于上述行贿问题,香雪制药将其归为“个人违规行为”:湖北天济作为上市公司控股企业,一贯主张合法合规经营,公平交易,自觉履行社会责任。针对个人的不合规行为公司事先并不知情,公司也不会允许违法行为的发生,公司会进一步加强对管理人员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以及公司内部制度的学习,强化内部控制,进一步规范公司及子公司的合规运营。

客观而言,香雪制药的上述回复有态度、有实操,值得肯定。不过,效果如何,仍需时间做答。

值得注意的是,香雪制药的贿赂行为并非偶然。近几年,其销售费用增速注目。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香雪制药销售费用同比增长均在15%至22%左右,其中市场推广费分别为0.95亿元、1.41亿元、2.13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3.37%、47.38%、51.21%。

除香雪制药,此次行贿案还涉及华润三九等医药企业。

据判决书显示,华润三九湖北区域经理李某于2016年1月至2018年8月,为争取被告人刘雄药品销售及药款支付上的关照,五次送出30万元贿金。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刘雄受贿案”发生前后,华润三九还被曝出与多起“医院院长、药剂科主任受贿案”有关。

同样,华润三九也面临销售费高企问题。2016年至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32.8亿元、47.5亿元、64.69亿元,同比增长达22.49%、44.84%、36.18%,占营收比例36.51%、42.72%、48.17%;其中市场推广费分别为17.92亿元、28.29亿元、43.66亿元,同比增长40.75%、57.84%、54.34%,占销售费用比例54.65%、59.56%、67.5%。

业内人士指出,这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药品行业销售竞争面临的困境。

判决书显示,一位中药饮片供应商本来长期向宜昌市中医院供应中药。2012年市中医院引进湖北天济的中药,导致其销量下滑,为提高销售量,这位供应商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以与刘雄合伙做生意分红名义先后三次给刘雄送现金共计人民币78万元。

业内人士指出,药企销售费保持在10%到20%之间,属于合理水平。如费用增长较快或占比较高,则可能存在通过广告费、会务费、咨询费、学术推广费等,“洗出”现金兑付回扣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重销售轻研发,是我国药企的一大通病,由此导致药价虚高、药效参差不齐、贿赂问题频发、药企缺乏核心竞争力。2019年,医保局、财政部对77家重要药企的费用核查,表明监管层对此问题的重视程度。

细观香雪制药,市场推广费用动辄数亿元,一年数千万的增幅,是否有其合理性、是否也存在上述衍生问题?值得考量。

从行业看,无论是一致性评价,还是带量采购、两票制,都透露出监管层提质增效、注重研发、破壁强销售壁垒、良币驱逐劣币的战略布局。

以此来看,香雪制药的上述表现,有违行业趋势。将问题漏洞一味归为个人,是否也有失偏颇?

四宗信披违规 王永辉等被警示

上述关键问题,凸显其粗放经营问题,对企业长期、健康发展并无益处,值得管理层深思。

实际上,高管层已经在买单了。

2020年1月3日,因多项信披违规,香雪制药及其董事长王永辉、董事会秘书徐力、原财务总监陈炳华被广东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公告显示,广东监管局现场检查时发现,香雪制药存在四项违规行为。

一、对外担保未履行必要审批程序和披露义务。2016年11月8日,广东启德酒店有限公司旗下土地使用权被查封。2017年3月,香雪制药与之签订《出具保函协议》,通过公司银行账户缴存1.2亿元的保证金,为解除上述诉讼财产保全提供担保。

然截止目前,1.2亿元资金仍处被限制使用状态。香雪制药上述行为未按规定提交董事会审议且未公开披露。

二、内幕信息登记管理问题。香雪制药2016年年报、2017年年报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不完整、时间不准确。会计师事务所知情人只登记签字注册会计师,知情人登记不全,且登记的所有知情人知情时间完全一致,与事实不符。

三、未及时披露2018年快报修正公告。香雪制药2019年2月27日披露《2018年度业绩快报》,预计为8237.84万元;4月30日,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实现净利润为5643.93万元。公司年报披露净利润与业绩快报预计净利润差异2593.91万元,占2018年净利润的45.96%。

四、2017年未对有关融资租赁业务进行财务核算。2017年底,香雪制药签订融资租赁售后回租协议对外借款2亿元。公司银行账户收到2亿元融资款后随即对外支付,未对收支业务进行财务核算,导致2017年度资产负债表资产类科目、负债类科目分别少计2亿元。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 》第二条明显规定, 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显然,香雪制药的上述粗放操作,扰乱了市场秩序,损害了投资者利益。

不过,中国法学会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何海锋表示:从警示函披露信息看,该公司信息披露有可能存在一定的违规,但尚未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警示函并不是正式的行政处罚。根据目前虚假陈述民事赔偿的审判规则和实践,还不足以支持投资者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换言之,香雪制药虽然违规,也可能剪了一些投资者羊毛,但受损者要想实际换回损失,难度很大。

图片来自网络

卖子公司 冲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香雪制药算的上一个资本高手。

2019年12月31日,香雪制药连续公告两家子公司的股权转让事宜,包括广州香雪空港跨境物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雪空港”)和广东九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极生物”)。

受此影响,当日香雪制药股价涨停。

公开资料显示,香雪空港是香雪制药和普开投资在2017年出资设立的物流公司,香雪制药持股49%,净资产有1.33亿元,但2019年收入为零。

香雪制药将46.64%股权以8021万元对价转让,预期为其带来1830万元的投资收入。

另一家子公司九极生物,为保健品直销企业。拟以9000万元、100%股权转让给广州淡水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淡水泉”)。

据了解,九极日用原是九极生物的核心板块,也是唯一子公司。公告显示,2019年1―11月,九极生物实现营收3368万元,但归母净利润亏损50万元。

那么,九极生物手中王牌是什么?

商务部资料显示,2013年九极生物拿到直销经营许可证,在全国9个省份设立分公司,有72个加盟网点和1个自营网点,5个直销产品均为保健食品。

这些自然是此次重点。交易完成后,香雪制药会把直销备案产品的大中华区域权益继续授权给九极生物。

令人唏嘘的是,2013年九极生物取得直销牌照时,时任总经理包远韶宣称要将九极生物打造成第二个无限极。

据统计,目前国内仅有91张直销牌照,2019年“权健事件”后,拿到新直销牌照的难度只增不减。

那么,香雪制药为何要卖掉稀缺的直销牌照?是否有冲业绩嫌疑?

不省心的九极生物

实际上,九极生物也是个不省心的主儿。

日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2019年第二批虚假违法广告典型案件”显示,九极生物发布含有“预防肿瘤”“抑菌、抗病毒作用、抗肿瘤作用、护肝解毒作用、降血糖和降血脂作用”等内容的保健食品广告,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

2019年3月,广州市黄埔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处罚款4.5万元。

2017年年底,有媒体曝光,九极生物在湖南涉嫌传销,存在跨区域直销、收取高额会员费等行为;在此之前,九极生物在湖北也曾卷入“传销风波”,公司支付宝账户高达4000万元的账户余额被通山县人民法院冻结,一个月后才解封。

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5月,九极生物曾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被起诉达4次;2019年1月,曾因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被北京美好景象图片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起诉。

以此来看,九极生物卖掉香雪制药也是明智之举。

只是,自身的管理问题是卖不掉的。

数据显示,香雪制药曾因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劳动争议等问题被多次起诉累计达17次。

盈利能力受拷 存货高企

内控不利的香雪制药,业绩表现如何?

梳理近五年财务数据发现,香雪制药的营收和净利呈相反运动趋势,其营收从2014年的15.24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25.04亿元,但同期的归母净利润由1.97亿元减少至0.56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香雪制药2017年和2018年均已是亏损状态。

2019年三季报显示,香雪制药实现营收19.83亿元,同比增长7.55%,实现归母净利润9219.18万元,同比增长0.33%。但剔除5200多万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后,利润增速为-7.43%。

更令担忧的是,香雪制药还面临存货、应收账款增长较快及大股东高质押等问题。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期间,香雪制药应收账款金额由3.96亿元上升至8.36亿元,增幅超1倍,高于同期营收增长。存货由2.84亿元上升至5.90亿元。受此影响,其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整体呈下降趋势。

此外,香雪制药的“其他应收款”也因异常引发深交所关注。

2018年香雪制药因项目合作、采购合作等,与陕西龙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陕西实业”)、广州市中芝源中药有限公司(简称“中芝源”)、茂名市恒发药材有限公司(简称“茂名恒发”)三家公司签订相应协议,并给三家公司账户分别支付3.54亿元、2.17亿元、4.885亿元现金,造成了10.6亿元往来款。

截至2019年4月28日,上述资金均已收回,但除与陕西龙祥的合作资金收取了2105.22万元的经营收益外,并未对其他两家收取任何费用。

因此,深交所质疑香雪制药是否构成对陕西龙祥、中芝源、茂名恒发的财务资助,要求其说明采购合作的合理性。

对此,香雪制药回复表示,公司2018年有加强中药材采购成本控制和保证产销的需求,需建立广泛稳定的药材供应渠道,因此开展上述合作。由于中药材市场行情产生变化,收回预付款项,未构成财务资助。

上述回复,显然不能平复市场的质疑情绪。

疑点在于,陕西龙祥此前的行业代码为房地产开发经营,在2018年8月3日才变更为中药材种植。而上述公司与陕西龙祥的协议是2017年签订的。

换言之,香雪制药签的是房地产公司。那么,其建立广泛稳定的供应渠道逻辑何来,供应渠道建设是否存疑?

易观医疗分析师陈乔姗表示:目前行业内的企业对合格供应商的界定有自身验收标准,采购的货物必须要合法且质量合格,但购销资质还是要看各地规定。香雪制药与此前经营范围是房地产的公司签订中药材采购,确实不符常理。

图片来自网络

何破逆风局

不难发现,香雪制药的问题漏洞着实不少。自然,这也会影响其资本态度。

2019年8月,香雪制药披露一份质押公告,公告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昆仑投资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共计约2.26亿股,占其所持香雪制药股份总数的99.94%,占公司总股本的34.22%。

2019年三季报显示,昆仑投资的关联股东创视界(广州)媒体发展有限公司也质押其所持的几乎全部股份。

高质押背后,除了资金考量,是否也凸显信心问题?大股东尚且如此,又如何奢望其他投资者的坚定持有?

显然,如何提振市场业绩、如何坚定资本信心,香雪制药需要有更深刻的改变。

问题在于,香雪制药还有多少时间?

从大环境看,医保目录大调整、两票制全面从严落实、一致性评价扩容等重磅政策持续发力。降价、提质、增效成为关键热词。

专家表示,面对新格局、新要求、新起跑线,行业洗牌正在加剧。二八及一九效应下,实力内核成为企业价值升腾亦或坠落的分水岭。

从目前来看,麻烦不断的香雪制药,已沦为问题裸泳者。如何逆势破局,考验着当家人王永辉的大智慧,铑财也将持续关注。

本文为铑财原创

如需转载请留言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报告 / 股权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铑财

215 文章
267.43万 阅读

专业财经新媒体、在这里看透资本市场、商业江湖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