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搞不定就别搞:搞来小银行股权又拍卖,接盘方还难觅

2019-10-13 11:52:51 来源:愉见财经   阅读量:4.93万

一、

我在之前的“愉见财经”里讲过一个真实故事,大意是,某大型民企铆上了南方N城商行的股权,但没钱,咋办呢?

无中生有的办法是,这大民企靠其自己实际控制的多个融资平台,先后从N总共贷出了约30亿。然后在自己可控制的体系里一番资金腾挪归并,反手再用一个干净的主体,出资不到20亿,入股N的股权,并跃升至N的第一大股东。

想当年中小银行股权可是香饽饽。要了有啥好处呢?据“愉见财经”观察:

- 第一,这些股权可以拿出去质押再换钱;

- 第二,很多民企认为参控银行或保险股权就等于控制了“长端低息资金”。“愉见财经”亲眼见过某小银行大股东企业下午4点多银行关账前打电话给分管副行长,直接说“今天往我账上打3000万”的,语气里压根就没觉得贷款有必要上贷审会,当小银行是自家钱袋子;

- 第三,想当年参控银行,再加上点别的七七八八非银牌照,出门了能吹“金控概念”、集团化经营、产融结合巨无霸,再融资再再融资再再再融资越滚越大,反正外头但见您家资产厚谁见杠杆高啊;

- 第四,这套做法在信贷宽松期、资产打泡沫期,撑死胆大的啊;但在去杠杆期、资产挤泡沫期就全部玩完,这帮人里一半以上现在每天在愁,下一步上哪儿再融点钱续命他的资金链呢;

- 第五,当年这些企业的老板,经常还能配个地方首富或第N富,搞点虚头巴脑的名头,上个“胡”字开头的排行榜(虽然据说是倒台预言最准榜单),然后事业生活都开始往来皆鸿儒,一看学历不好吹再去搞个XX商学院DBA,感觉好得不要不要的。

但然后呢?企业到最后,靠的是实打实的经营和业务,并由经营和业务的自然生长而略做提前的融资布局。这种企业即便历经周期,顶多就是业务和融资一起收缩,日子么是难过了一点,但不至于闯大祸,在谷底的日子也正好想想怎么做技术升级和产业升级才不至于被淘汰。

如果主业空心化掉,整天玩资金而本末倒置的,到最后大部分都会被资金玩死。

火都是顺着杠杆从高到低这么往下烧的。

你可能会问,他们可以稍微早一点停手嘛。但现实情况是,他们中大部分停不了手,他们实际的资产负债表里,一堆资产拉久期,一堆债务在生息,资金都在错配,哪个节点停下来都是一堆麻烦事儿。

我有时候觉得“无序扩张”像是一只有着血盆大口的巨兽,它是有生命的、会吞噬的。一切都以刚性的速度滚动向前。

周期的大浪,能把人抛多高,就能把人摔多惨。

上头说到的无中生有薅掉N银行股权的大型民企,去年已经发生债券违约。

二、

扯回主题。

这不,想当年入了银行股权,现在资金链又崩住了嘛。咋办,处理资产呗。

抛出今天“愉见财经”的新观察结论:中小银行的股权被拍卖件数,这两年里是一年比一年高,去年基本上是个高点,今年近阶段则再现一波“热潮”。

在“阿里拍卖”上,2018年3月至12月共有3156条银行股权流转的线上交易信息,其中成功交易的有233条;从产权交易所的银行股权转让信息来看,截至2018年12月末,北京、湖北等地产权交易所共显示13条银行股权交易。

当然啦,本文导语里写的那个事儿只能算个案,那几大条也只能说是部分企业如此,是片面的,并非家家持股者都是。(这个要声明,请不要看了我这文章以后就杯弓蛇影,以偏概全。)

可虽说不是家家如此吧,要出掉股权的,多半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集中于以下几种情况:

- 第一,就是这股东企业自己不行了呗,有的都把自己玩破产了,法院来执行资产了都,当然就拍卖所持银行股权了。

- 第二,就是还没到破产,但是债务问题已经出来了,或者资金链紧张要腾挪。

- 第三,政策原因。为啥2018年开始出现银行股权拍卖/出让高峰了呢?大家是否还记得,2018年1月银监会发过一个《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又在3月发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做好实施相关工作的通知》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规范商业银行股东报告事项的通知》两个配套文件,其中规定:“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根据国务院授权持有商业银行股权的投资主体、银行业金融机构,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主体入股商业银行,以及投资人经银监会批准并购重组高风险商业银行,不受本条前款规定限制”。

- 第四,当然往好的方面想,还是会有(希望会有)一批股东,就是单纯因为要调整资产结构、不看好这家银行本身的经营前景等原因抛售股权。

- 第五,拍卖股权的也不都是企业,很多是个人。这和农商行历史沿革有关,因为农商行基本是农信社改制而来,股本本来就复杂而分散,包含当地的集体所有制经济主体、当地民营企业、农民个人等。所以有的个人会抛售。

三、

“愉见财经”去“阿里拍卖”随机扒拉了些截图供您管中窥个豹。这样的标的实在多,下拉得手酸也拉不完,您也可以亲自上“阿里拍卖”感受一下:

比如,包头市华银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拍卖内蒙古银行1730万股;寻乌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拍卖江西寻乌农商银行173.39万股;山东开泰工业科技有限公司拍卖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104.41万元股权……这些股权拍卖的原因都是被法院查封。

《中国证券报》援引某券商固收部负责人的观察称,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就开始出现城商行、农商行股权转让的“热潮”。从2018年开始,银行股权转让的情况就逐步增多。2018年下半年甚至出现了新沂农村商业银行、铜山农村商业银行和睢宁农村商业银行同时转让控股权的情况,而这三家银行都位于江苏徐州。他认为这种情况显然比较异常。

另外颇耐人寻味的是,正在拍卖银行股权的企业,集中于建筑建材、工程机械、木业等行业的民营企业,分布在内蒙古、山西、甘肃、江西、湖北等地。

不过,有人要抛出未必有人要接盘,流拍现象也是频频。在“阿里拍卖”上,农商行、村镇银行为主的中小银行股权占绝大多数,它们流拍比例高达60%以上。

想想也知道,即便是已经上市的银行,破净还都很普遍。地方性的小银行经营问题颇多,有些虽然有上市打算、但还遥遥无期,本来就很难拍出好价钱。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校友会秘书长杨健指出,监管趋严,银行经营面临挑战,股权价值处于估值底部。

另一方面,巴塞尔协议和新资本管理办法对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小银行需要通过补充资本满足相关监管规定。加上当前严监管趋势下,部分表内外资产要充分计提资本,加大了资本压力,中小银行亟需寻找新的融资通道。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财经 / 工业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愉见财经

449 文章
686.06万 阅读

深度观察金融业:有人、有故事、有细节、有温度。 主笔夏心愉: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专委会研究员、上海市金融青联委员、2018胡润“新金融百强榜”年度优秀财经记者。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