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号首页 >  财经 >  正文

喊出“不抛弃不放弃”57天,48岁资本大佬异国离世,百亿窟窿难填

2019-10-06 17:16:57 来源:正商参阅   阅读量:10.1万

民营金融控股集团先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锋集团)来到了生死时刻。

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异国身亡

10月5日晚间,一则流传多日的消息被证实。先锋集团、网信集团发布联讣告,讣告称,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先生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

讣告还解释了张振新死讯延后发布的原因。

讣告指出,张振新在异国病逝后,由其身边家人及公司陪同人员处理后事,于9月26日在伦敦取得由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及其指定法医鉴定机构出具的死因报告,并据此由切尔西和肯辛顿区政府出具正式的死亡证明。

公告表示,集团处在非常时期,在核心团队获悉噩耗后,本着谨慎稳妥原则,通过对张振新董事长死因报告等多方验证,证实张振新先生去世的因由。因此才拖到了10月5日正式发布讣告。

创业16年,神秘资本大佬突然病死异国他乡,留下诸多疑团及庞大的债务。

年少成名

张振新1971年3月出生于内蒙古通辽市,东北财经大学毕业,曾经就读于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为第一期EMBA学员。

1994年,23岁的张振新成为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大连营业部总经理。

张振新起家于大连,数十年间搭建起横跨证券、保险网贷、支付、担保、财富管理等多领域的金控版图,并涉足包括区块链、换汇、网约车、电影等眼花缭乱的产业,拥有上百家公司,仅直接管理的资产就高达3000亿元。

高光时期,张振新坐拥三家H股上市公司,买下四架私人飞机,以及数家英国星级高尔夫球场。在香港大本营办公室内和位于湾仔的私人会所里,张振新将从世界各地买来的名画挂满走廊。

据证券时报,工商资料显示,先锋集团控股的公司多达30多家,上市(挂牌)企业目前有7家,分别是中国信贷(中新控股)、宏达金控、剑桥通信、平安证券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不是中国平安旗下的平安证券),亚联发展,还有两家新三板公司。

“先锋系”的版图要从张振新早年创建的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说起。

2003年,张振新成立了联合创业担保集团(现名“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中新控股公告

工商资料显示,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对外投资了7家公司。

具体来看,首先是3家融资担保公司,这三家公司设立于2008年和2009年。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100%控股了3家融资担保公司,分别为北京联合开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天津联合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大连联合创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担保也是“先锋系”早年的主要业务。目前,北京联合开元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还100%控股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深圳宜投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其次是1家保险经纪公司。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持有北京江山保险经纪有限公司69.23%股份。

另外是2家小贷公司。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分别持有大连中山嘉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大连中山东方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50%股份、49%股份,均位列第一大股东。

租赁业务方面,工商资料显示,先锋集团直接持有的企业主要有4家,其中3家为融资租赁公司。

具体来看,先锋集团持有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盈泰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辽宁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3家融资租赁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5.75%、25%、25%。

看起来,先锋集团只持有上述3家融资租赁公司的一小部分股权,实际上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盈泰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股东中,还有一家叫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股东,分别持有这两家公司8.5%、75%股权。而辽宁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另一家股东开元众合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也是先锋系企业。

实际上,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是先锋系投资融资租赁公司的重要载体。

2009年12月30日,张振新通过凤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入股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融资租赁”,当时公司名为中国计算机租赁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

此后,“先锋系”通过中国融资租赁设立或入股了多家融资租赁公司。除了北京开元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盈泰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两家之外,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中国融资租赁持有中租潜龙(天津)航空租赁有限公司100%股权;持有盈华融租赁有限公司21.38%股权。此外,中国融资租赁还持有贵州场外机构间市场有限公司30%股权,该公司是国内专门从事场外衍生品交易的创新型金融交易平台面向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提供服务。

P2P平台危机爆发

让先锋系闻名的还是其旗下的金融科技平台:网信集团、中新控股。

成也萧何败萧何。先锋系大厦跌落的第一块砖头正是来自网信集团。

据证券时报,今年7月4日,网信平台拟良性退出的消息瞬间刷屏。在此之前,已有多名投资者在社交平台上投诉称网信平台提现出现困难。有投资者声称,在T+3天没有到账后,申请取消合同被告知无法取消。

7月5日晚间,网信集团对“P2P清盘”“高管被派出所拘留”等情况做出了正式回应称,由于大额企业标的无法及时还款,及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等原因,导致集团部分产品出现逾期,并否认了高管被派出所拘留的情况,但未明确提及是否退出网贷业务。

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息披露平台的数据,截至5月31日,网信普惠的累计借贷金额已达1643.27亿元,累计借贷笔数555.98万笔。从借贷余额来看,网信普惠借贷余额为59.02亿元,借贷余额笔数13.37万笔,尚有15.09万出借人。

7月23日,在网信理财发生兑付问题半个月后,先锋集团董事长张振新终于发声,对集团面临的困境和危机进行解释。

张振新称,在先锋集团成立以来走过的第16个夏天,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从所属的行业来看,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尽管公司一直在用自有资金来维持流动性并保持刚性兑付,也还是迎来了不可回避的逾期时刻。

张振新还表示,他和公司核心管理团队将坚守岗位,不抛弃不放弃,分工明确,目标一致,负责到底,全力以赴地开展各项工作,竭尽全力保护投资者利益。

窟窿有多大?

先锋集团的窟窿有多大?

今年初,受资管计划逾期等负面事件影响,网信证券首曝危机。随之证监会表态,发现网信证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存在重大风险隐患。

7月,先锋系危机突然蔓延,旗下P2P、支付等接连遭遇“滑铁卢”。

7月初,网信集团原CEO盛佳称网信平台良性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后网信集团官微称“出现了小规模的逾期”。

几天后,再起波澜。

7月8日,先锋集团旗下中新控股(08207.HK)公告停牌,称将发布有关全资子公司先锋支付不合规详情公告。据报道,先锋支付问题主要涉及资金挪用,挪用银行T+0资金未还,存在2.4亿元空缺。但目前尚无官方定论,后先锋支付停止了所有服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获得一份核心材料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根据网信普惠平台公布数据,截止2019年5月31日,平台借贷余额为59.02亿元,借贷余额笔数13.37万笔,当前出借人数量15.09万人。

网信平台于 2013 年 7 月上线。2016年9月,网信集团宣布对网信理财进行业务拆分,对P2P业务进行剥离。网信理财将P2P业务转移至网信普惠。

官网信息显示,网信平台拥有ICP经营许可证,系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央行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首批会员单位、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金融工作委员会发起单位、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单位。

至今累计借贷金额超1643亿元。

10月5日晚,先锋集团同步发布了一则《先锋集团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牵头风险化解工作》的公告:为持续化解危机,坚持在岗的管理团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成立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并推举集团CEO张利群为组长,共同商议后续工作计划和方案。

该公告显示,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成立后,首先通知了先锋体系内各子集团公司,不得私自转移财产、变更或注销公司。

公告请求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恳请广大的出借人/投资人、债权人、合作伙伴及新闻媒体能够继续给予先锋集团理解与包容。并表示将会全力以赴做好各项工作,争取早日化解风险。做好清收清偿,努力减少出借人/投资人、债权人的损失。

何以失控?

先锋系何以陷入今日的危局?

自2003年创设,16年来,先锋集团版图不断扩大,体系庞杂。

仅先锋集团官网显示,其旗下即有网信集团、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开元投资等板块。

其中,开元投资擅长于控股型并购、跨境投资以及产业基金的运作,目前有多个项目正在上市或拟上市过程中。

中新控股旗下拥有先锋支付、消费金融平台掌众等板块,但持续亏损。根据CHOICE数据,2019年一季度,中新控股营业收入为4.43亿元,净利润为-1.87亿元;2018年度,其营收为30.25亿元,净利润为-8.36亿元。

其实,除了中新控股,先锋系旗下还拥有弘达金融控股(01822.HK)、平安证券集团控股(00231.HK,非平安集团旗下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两家港股上市公司。但弘达金融控股亦不乐观,8月21日,该公司公告称,预期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6个月将显著亏损,去年同期则为盈利。

“从我们所属的行业来看,实体经济下行使得资产端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我们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7月23日,张振新如此描述先锋系危机的原因,他还称,尽管我们一直在用自有资金来维持流动性并保持刚性兑付,也还是迎来了不可回避的逾期时刻。

“钱来得太容易,花钱就不谨慎,很多投资决策和管理不到位,豪华装修、铺张浪费现象很常见。”先锋集团某离职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该前员工进一步描述:“前两三年,确实投资了一些企业,包括买牌照,通过股权或债权形式投资,但有的时候投得草率,投完又乱指挥扩张,烧钱更快,很难自负盈亏。”

这么多钱究竟去了哪里呢?

“至少去年6月起就出现资金链紧张的迹象了。之前的投资失败,可以用新来的钱补上,继续借新还旧就不是坏账了。”林桦则指出。目前,从首山金融来看,确实存在虚构项目,借新还旧现象。

豪赌区块链

据腾讯《潜望》报道,张振新如此器重的中国信贷直到2016年都并未见太大起色。这时候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全球火起来,张振新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希望能够有所作为。他曾对身边的人说,这或许是近年来仅有的一次抓住潮流的机会,不能掉队。

张振新曾对内表示,中国信贷科技(8207.HK)会成为先锋集团区块链金融的主要平台。他对外表示,中国信贷科技(8207.HK)曾于2016年5月与The BitFury Group签订协议,投资了BitFury 6.38%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比特币区块链基础设施供货商和事务处理公司,是区块链生态系统中最大的私立基建供应商之一,提供一系列的区块链软件及硬件产品,以支持商业和政府的区块链操作,业内称其算力排名世界前五。

此次投资也是张振新的先锋系在香港区块链圈内一炮成名的动作。 但是,中国信贷科技公司并未有关于此相关的公告。

当时负责比特币业务的核心人物为某一年轻男子,张振新将先锋集团旗下大多数的买卖矿机生意都交于此人。该负责人带领一众人马在格鲁吉亚、加拿大等地大肆收购矿场项目,其中也包括投资以雪豹矿机为主的深圳比飞力公司,并于在2017年成为全球区块链理事会常务理事。

2017年时,比特币一路看涨,曾经于年底时站在了近2万美元的高峰。该负责人一直带着团队疯狂全世界看矿机项目,不停买入。

张振新对于集团区块链项目的重视程度超过集团其他的业务板块。他的直接下属曾经带着团队用其私人飞机前往吉尔吉斯坦,准备利用电价便宜的优点建立矿场。腾讯新闻《潜望》从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处得知,上述区块链投资负责人在和吉尔吉斯坦高层最后谈完电价成后,他计划以翻倍的价格汇报至集团,以私吞其中的差价。不过,因为各种因素,最后吉尔吉斯坦项目并未完成。

不同的信源告诉腾讯新闻《潜望》,这在先锋集团不是首例。在先锋香港的内部,有一句被流传甚广的话,“To B,To C To 张老板”,即先锋集团的比特币项目不管是卖矿机给个人,还是找机构投资人,最后所有人都能够从张老板身上赚钱。

这或许是张振新并不知晓的地方。一位熟悉张振新的人透露,过去这么些年,张振新都是习惯将业务和权力下放至信任的人,自己只管战略。幸运的是,过去这么多年,他在内地遇到的这些高管,确实也是值得信任的人,并未出篓子。

但是,香港市场里,短视眼前利益的人要多得多。到了2018年,比特币行情一路下滑,从年初的最高点11.66万元到年底的2.2万,使得大多数深陷绝望。

不少高管劝张振新要即使止损。但是,该业务板块的负责人仍对张振新信誓旦旦表示,能够稳得住。

先锋集团手里持有很多矿机,最后行情逼迫下不得不底价甩卖,“可能有些1成的成本都没有收回来。”先锋集团内部人士不完全统计称,张振新在区块链业务上亏掉的钱,需要用几十亿为单位计。

21财闻汇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谢水旺)、腾讯新闻《潜望》、每日经济新闻、证券时报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网贷 / 财富 / 中国平安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正商参阅

304 文章
164.63万 阅读

原《政商参阅》,做价值的传播者!

+ 关注

推荐阅读